【蜗牛棋牌】在松而被动的牌局扩展你的范围

  • 【蜗牛棋牌】在松而被动的牌局扩展你的范围已关闭评论
  • 52 views
  • A+
所属分类:蜗牛扑克策略
摘要

你在打一个小注额扑克锦标赛,你现在在一张满员桌打第一手牌。你坐在枪口位置。你放弃的最好一手牌是什么?

【蜗牛棋牌(www.woniuqipai.com)报道】

你在打一个小注额扑克锦标赛,你现在在一张满员桌打第一手牌。你坐在枪口位置。你放弃的最好一手牌是什么?

【蜗牛棋牌】在松而被动的牌局扩展你的范围

对我来说,是AJo。多年来AJo给我带来的麻烦让我学会了弃牌。如果你翻前用它加注,然后半桌人跟注,若你没有拿到至少两对,你就不会感到很舒服。我甚至看到一些教练建议在这种场合也可以放弃AQo。

随着我得到打这种比赛的更多经验,我开始认为这是不合理的。如果我的对手乐意用比AJo差很多的牌被动地投入资金到底池,为什么我应该缩紧我的范围?因为这些牌(AJo、AQo)相比对手的范围具有胜率优势,我为什么不做恰恰相反的事情,稍微放宽我的范围呢?

我思考过去给我造成麻烦的各种因素,并找到了在将来消除这些麻烦的方式。例如,像AJo这样的牌具有反应潜在底池赔率,因为我过去不知道相对牌力。如果我拿到了一对,我就觉得必须打到河牌圈,不管牌局中的其他因素如何。我更关心的是赢下底池,而不是有利可图地游戏我的底牌。现在,我成为了一名更好的牌手,懂得了绝对牌力与相对牌力的差异。

其次,我用AJo加注对抗往往不会用AQ+甚至QQ对前面位置加注3bet的被动牌手。这就是为什么我翻后拿着一对从来不会感到舒服。但是,如果我开始用AJo跛入,他们会用好牌加注,用差牌随后跛入。这使得他们在翻前未加注底池的范围严重受限,本质上扭转了局面——现在他们成了具有反向潜在底池赔率的人。我决定做一个实验,用比我前面位置率先加注范围稍差的牌跛入,看看我能不能在这些条件下有利可图地游戏它们。

我用来测试的牌是KTo、KJo、KQo、ATo和AJo。这些牌是我过去弃牌的牌,因为它们在加注底池受到反向潜在底池赔率的最大伤害。在接下来的讨论中,我将着重谈论KTo,因为如果你能够使这个范围中最差的牌盈利,那么其他牌自然也是盈利的。我不认为这种策略在更具竞争性的牌局(对手观察力更敏锐,更激进)有太多机会,但我只想看看是否我能够在松而被动的牌局获得成功。以下是对手们的一些反应以及我如何根据他们的反应去调整。

几个跟注,无人加注

这种情况最常发生。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每次拿到边缘踢脚的顶对都check。以在K-6-2翻牌面拿着KT为例。如果有人下注,我往往弃牌,因为被动的牌手极少做薄价值下注,特别是在多人底池。我可能跟注的唯一例外是,如果下注来自最后行动的牌手,因为他是诈唬动机最大的人。如果翻牌圈大家都check,我会在转牌圈下注,而河牌圈是否下注取决于对手们对底池的兴趣和具体出牌。

如果我拿到了对10,有一个好踢脚的顶对,比如在T-6-2翻牌圈拿着KT,我会下注全部三条街。当对手们用差牌随后跛入时,这种玩法利用了他们的反向潜在底池赔率。相反的情况发生在对手对我的下注加注时,因此我可能轻松弃牌。由于对手们的被动,来自他们的加注很可能暗示他们能够打败一对,此时我成为了具有反向潜在底池赔率的人。这种说法在多人底池尤其正确,因为牌手们通常在这种场合较少诈唬。

我在这个实验中发现的一个额外好处是,这些牌偶尔会在对手拿着弱顺子和两对时拿到坚果顺子。因为他们对相对牌力毫无概念,这可能让你得到意外的收获。

几个跟注,一个加注

这是另一个经常出现的局面,我会根据我的牌和我对加注者的了解做不同的处理。如果加注者是一个被动玩家,我会弃牌,因为加注表明对手有一手强牌。另一方面,如果我觉得他是一名激进的牌手,我会用自己范围中最好的牌(比如KQo、ATo和AJo)limp-raise到一个很大的尺度。这些牌完美适合这种玩法,因为它们阻止了对手拿着许多统治自己的牌,如果我拿着KQo,我可能让许多领先的牌弃牌,比如Ax牌和中小口袋对子。如果这些较弱的牌没有弃牌,而筹码量允许我们打光筹码,KQo和AJo可良好对抗这个较宽的范围,且得到了来自跟注者的所有死钱的补助。

一个加注,无人跟注

这是一个很少发生的情况。和之前一样,我会根据我的牌力和我对加注者的阅读做出反应。我会对紧手弃牌,但反击激进的牌手。Limp-raise在这种场合没有多少吸引力,因为底池中没有任何死钱。因此,我可能只用ATo或AJo诈唬加注,而用具有一些翻后可玩性(因为它们的连子能力)的牌limp-call,比如KQo。

KQo在9-6-2这样的小牌翻牌面非常适合check-raise诈唬,因为这种玩法可以代表暗三条,也没阻断对手范围中的许多Ax牌(我们希望他弃牌的牌),而且在任何T、J、Q或K发出时会改进成一手强牌。

只有盲注玩家跟注

偶尔,除了盲注玩家之外的每个人都对我的前面位置跛入弃牌。这是一个我可能尝试诈唬的场合。如果我用KTo跛入,只有两个盲注玩家跟注,而翻牌是9-5-2,我将做底池下注。这个约4BB、5BB的绝对成本较小的下注相对于底池大小却很有份量。往往我的对手会放弃较弱的中对或底池,害怕不可避免的高牌发出时出现的最大下注。因为对手不愿意投入资金到底池,你不难得到弃牌。

当这个实验结束后,我查看我的数据库的结果。使我吃惊的是,我的绩效非常好。因为样本数量较小,为了诚实地评估这些结果是否能够重现,我必须查看样本牌局的细节。大多数牌局来自小底池,我基本不亏不盈,而在中等底池的牌局,我几乎总是盈利的。我损失最大的一手牌是用我KQo跛入,然后在Q-7-4-Q-6公共牌面输给了一个用77随后跛入的牌手。但我并没有输光所有筹码,因为我的翻前跛入保证了较高的筹码底池比。而在我赢得最多的一局,我用AJo跛入,一名牌手在中间位置用J5s随后跛入,然后他在J-6-2-7-J公共牌面为我支付了三条街,输光了所有筹码。

我认为牌局中有一些犯这种错误的对手是这种策略可行的必要因素。幸运的是,这种牌手在如今的小注额锦标赛中不难发现。如果你采用类似这样的策略,也许你可以通过扩展你的范围而受益。

作者简介

Carlos Welch是一名美国职业牌手、扑克作家,目前是著名扑克媒体PokerNews.com的专栏作者。

以上内容由蜗牛扑克|蜗牛棋牌(www.woniuqipai.com)整理发布。

蜗牛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