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牛棋牌】一女n男娇喘连连 强奸的故事

  • 【蜗牛棋牌】一女n男娇喘连连 强奸的故事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蜗牛扑克比赛
摘要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好!时隔多年我终于重新出现了…………为了防止像以前一样十天半个月不更新,这一次发的小说我已经完全写好啦,一共是16万字左右,保证日更,保证不断更,保证HE,大家可以放心入坑。

【蜗牛棋牌(www.woniuqipai.com)报道】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棋牌】一女n男娇喘连连 强奸的故事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时隔多年我终于重新出现了…………

为了防止像以前一样十天半个月不更新,这一次发的小说我已经完全写好啦,一共是16万字左右,保证日更,保证不断更,保证HE,大家可以放心入坑。

之后可能还会有番外什么的。

给大家鞠躬,希望你们能喜欢,希望你们多多支持!

(1)

“双色球还是七乐彩啊?”俞戚仰着脸问面前胡子拉碴的大叔。

大叔递过来一张写满了数字的纸,哑着嗓子道:“当然是双色球,给我来十组6+2的,数字我都给你写上头了,别忘了——”

俞戚摆摆手笑眯眯地接话,“——忘不了,每组10倍!”她手脚麻利地对着屏幕敲出一连串的数字,按下打印键,旁边的小盒子“吭哧吭哧”费力地哼了几声,吐出来两张小纸片,俞戚撕下来递给胡子大叔,又将手一伸:“总共400块~”

大叔一边掏钱一边抱怨道:“你这里怎么还不卖体彩啊?福彩我都快买烦喽。”

“都跟您说了多少次啦,”俞戚伸手接过八张皱巴巴的五十块钱,放进身旁的小抽屉里锁好,“我不是老板,只是帮忙过来看两天店而已。”所以卖体彩还是福彩完全由不得她来决定啊。

“哪里两天哦,你都在这里两个星期了!”大叔点根烟走朝门口,“下周我来记得一定要卖体彩!”

俞戚扬了声音习惯性道了句“您慢走”,又无所谓地一耸肩——下周她就该到得西科技上班了,这里究竟卖体彩福彩还是缤纷五彩,跟她都没什么关系了。

她上个月大学毕业,签约了业内龙头老大得西科技在本省的分公司,迈出了成为一名程序猿的光荣第一步。公司准她休息一个月再正式入职,俞戚毕业旅行花了一个多星期,剩下的日子便打算安安分分待在家里每天写写代码刷刷剧,立志绝不荒废学生生涯的最后一段时光,谁知道却被陈阿姨拉来做了免费劳动力。

陈阿姨是俞戚父母多年的好友,开了家小餐馆,味道虽然算不上多好,但胜在地段不错,临着一所高中,生意也还马马虎虎过得去。陈阿姨嫌自己钱赚得还不够多,便将餐馆辟出来一个小隔间开始卖福利彩票,又因为暂时招不到工,闲在家里的俞戚便被抓了壮丁。

“其实挺简单的,你只用问清楚别人要买什么彩票,什么数字,用机器打印出来就好了。”陈阿姨见俞戚还有些犹豫,便使出了杀手锏,“包三餐!你如果想吃粉蒸肉,我每天给你做!”

俞戚干脆地一拍大腿:“成交!”

于是她开始了每天和各种大叔打交道的日子——住在隔壁的李大叔爱买“快乐十分”,每天吃完晚饭就在店里守上一两个小时不断地买不断地等开奖;执着于购买“数字3”的陈大叔则喜欢大清早地来,买的数字取决于他到店里的时间;退休老教师王大叔,在俞戚读高中时担任过隔壁文科班的语文老师,周二周四雷打不动来店里等开双色球;还有刚刚胡子拉碴的张大叔,隔两三天就来买400块钱的彩票,但从来没有中过奖,他看上去总是一副落魄潦倒的样子,让俞戚忍不住怀疑其经济来源的合法性……

她每□□九晚五,工作量不大,买彩票的也就是固定的那么几个人,没多久就混熟了。大叔们买完彩票总是不急着走,往往会在店里坐上一会儿,发表一下对于彩票数字走势和国际形势的看法,一副窥破天机而又讳莫如深的样子,俞戚虽然知道他们多半是在胡扯,但她平生第二大的爱好就是跟各种各样的人聊天,即便明知对方是吹牛扯淡她也能聊得风生水起,大叔们往往又都缺少这样的倾听者,于是格外喜欢到她这儿来买彩票。

陈阿姨前天还对俞戚妈妈称赞道:“自从你家这丫头来我店里帮忙,我的营业额每天提了好几百块钱,等她上班去了,我从哪儿找比她更好的人去哦?”又对着俞戚开玩笑道:“不如趁还来得及,你辞了得西科技那边的工作,专心跟着我卖彩票吧——恰好你最喜欢跟人聊天,这工作再适合你不过了。”

俞戚交叉双手摆了个大大的“×”,义正言辞拒绝了,“不行!聊天只是我的人生第二爱好,我得去得西科技追逐我的第一爱好!”

“啥?”陈阿姨表示不解。

“写代码!”

“……”

这可不是胡说。俞戚从小就对数学和计算机格外敏感,自主招生时以数学接近满分的成绩上了计算机专业排名全国第一的大学,四年来专业课一直以满绩领跑全系,写出的代码是全系师生公认的“优雅”,本科还没毕业便被一向只招研究生的得西科技看中——总的来说,她就是其他同学的家长口中那位“别人家的孩子”。

只有一项不如人意——

“写代码!写代码!就知道写代码!写代码能有什么用?能给你写来个男朋友哦?”在这件事情上,妈妈总是愤愤不平。自家女儿样貌清秀,成绩优异,家境尚可,性格……性格暂且不提……但为什么养到22岁感情史还是一片空白?

陈阿姨也是热心,“要不我给你介绍个对象?”

俞戚也兴致勃勃,“相亲?好啊,我要求不高,能聊得来就行啦。”

妈妈伸了指头戳她脑袋,“这叫根本没要求好吗!你跟谁聊不来?在大街上随便拉个人你都能跟人家聊半小时!我看,你倒是该挑一个沉稳点的,话可千万不能像你这么多。”

“那也不错。我说,他听,绝配!”

陈阿姨也替她心急,“追你的人也不少,你怎么就一个也看不上?”

俞戚托着下巴想了想,“我怎么知道?大概是没那个缘分?”

其实她是知道的——因为太无趣了。男生们好像都是一个样子,只要聊上半个小时,俞戚就能把对方整个人都了解透了,他会变成一个框架,里边清清楚楚地写了这个人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都不会跳出这个框架里了,不会让人猜不透,也就相应地再也不会给人惊喜。俞戚爱聊天,当然也很乐意跟一个已经了解透了的人聊,但是这样的聊天是没有意义的,你会提前知道这个人对于你的问题你的话会作出什么样的反应,连回答时的表情和语调也能预测到,对方变成了一个完全开放的已知系统而不是一个黑匣子,也就失去了继续研究的意义。

她希望有一天能够找到一个跳脱规律之外的人,这个人应该是她通过半小时的交谈无法看透的,是值得她花上更多的时间去了解的,是所作所为能够跳出她的预测给她惊喜的。

一两年前俞妈妈听过她这套择偶理论,不屑一顾言简意赅点评道:“说白了你就是想找个喜怒无常让你看不透的人。”

俞戚耸耸肩不置可否,从那儿以后凡是有人问她想找个什么样的男朋友,她就给出千篇一律的回答“能聊得来就行”。

这样的人可能一直都不会出现。

我们说“可能”,意味着这是一个大概率事件,也意味着一定会有极端值。

(2)

“你都在这里坐了半个多小时了,还没研究出来要买什么哦?”陪着老伴儿来买彩票的何大妈有些不耐烦了,“咱俩再不回去,晚上谁做饭给孙子吃?”

何大叔却不慌不忙,“你懂什么!我在研究最近中奖数字的规律呢。”

“每次开奖的数字都是随机的,怎么可能有规律?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每天在这里买彩票!”

“当然有规律!这世界上怎么可能存在没规律的事情?只是咱还没发现规律而已。你多让我在这待一会儿,等我发现规律中了大奖,咱家就再不愁吃不愁穿了,何必还惦记着给那小皇帝做饭!”又似乎是为了给自己增加自信,转了头问俞戚:“小姑娘,听说你是学数学的,你给我老伴儿讲讲,这数字是不是有规律?”

“我学的是计算机不是数学啦。”

何大叔不屑道:“那有什么区别,反正不都是跟数字打交道。你就告诉我,中奖的这些数字有没有规律!”

俞戚的多年积攒起来的聊天技巧告诉她,此时应该对交谈对象的观点表示认可,才有利于进一步发展更坚固的关系——比如多来她这儿买几次彩票。于是她一本正经点点头胡扯道:“那是当然啦。伯努利的大数定律告诉我们,随机事件大量反复出现,就会呈现必然的规律。我们重复试验很多很多次,就能够找出这样的规律,发现偶然中存在着必然。”

何大叔虽然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却明白她的振振有词是在给自己鼓劲儿,于是也昂起头来对着他老伴儿道:“听到没有!连人家高材生都这么说呢!”

见何大妈一脸被驳斥的羞愤,俞戚连忙又道:“但是何大妈您讲的也有道理。大数定律要求多次反复实验才能看出规律,何大叔光看这几期的彩票中奖数字,样本量太少了,是基本看不出什么结果来的。”

“听听!就算是有规律,也不会被你这种人发现了!”何大妈见俞戚转而支持自己,一下子便有了底气。

俞戚又连忙安(忽)慰(悠)泄气的何大叔:“话虽这样说,但您每周多来我这儿几次,多看几期数字,搞不准就发现规律了呢。您说是不是?”

何大叔早就被俞戚的什么“大树”“小树”定律绕晕了,也就顺着她的话讲了下去,“是是,他们不懂,我懂!我明天还来你这儿买彩票!”

“嘿嘿,那可真是谢谢您!中了五百万的时候可别忘了我呀,我要在店门口给您挂个条幅好好庆祝!”

何大叔喜滋滋地点点头,仿佛自己真的已经中了五百万一般,心满意足地拉着老伴儿回家做饭给孙子吃了。

俞戚送走他们,重新坐回机器前,准备稍稍放松一下。她放松的方式其实只有两种,一是写代码,二是刷剧。但她今天忘了带笔记本过来,做码农不成,只能跟陈阿姨借了iPad刷剧。然而俞戚才刚刚点开APP,便听见有脚步声由远及近,有个粗犷的声音招呼她道:“小姑娘,买彩票!”

她连忙抬起头来,见是一个极为圆润……不,是富态的大叔,慈眉善目,长得跟弥勒佛几乎是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身西装紧紧绷在身上,递给她一张红色的毛爷爷,“双色球,给我机选十注,都打五倍。”

“没问题!”她接过钱,三下五除二打印好票子,递给大叔,开始套近乎,“您不住在这附近吧,看着面生。”

“哈哈哈小姑娘好眼力!我是过来谈生意,在附近餐馆吃饭呢!”弥勒佛大叔显然也是十分健谈,“你瞧!我生意上的朋友还等在外边呢。”

俞戚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往外看去,原本以为会看到另一尊弥勒佛,没想到却是个出乎意料的年轻身影,穿着裁剪合身的西装,腰背笔挺地站在斜阳里。她也没在意,只笑笑,也不打算耽误人家谈生意,“您慢走。”

弥勒佛大叔声音洪亮地朝门外一招手:“小岳!走啦!”

那年轻人闻言转过身来,他身后金黄色的余晖落进俞戚眼里,闪得她微微眯了眼。等适应了这略刺眼的光线,俞戚也看清了那人利落的眉眼。

——是岳堃。

他长高了些,变得更瘦了,肩也宽了不少。但五官仍是一如既往的凌厉,年轻英挺,却有着与其年龄不太相符的沉稳大气。俞戚揉了揉眼睛,生怕自己认错了,但见那人发梢微卷,抿唇的时候露出左颊一个深深的酒窝,这才确定下来是他。

“岳师兄,好久不见。”她摆摆手算是打过招呼,却不知道该如何往下续了。

岳堃也认出了她,却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回应,连迈步走过来的心思都没有。

可以理解可以理解,俞戚告诉自己,就算是再熟悉的挚友,分别五六年也会生分,何况两人本来也只能算是点头之交嘛。

哪知弥勒佛大叔却来了兴致,走过去一拍岳堃的肩膀,“原来你认识这小姑娘啊,真巧!她叫你岳师兄?是你大学的学妹?不会吧?”弥勒佛往俞戚身后墙上“中国福利彩票”那几个大字一扫,仿佛岳堃的学妹根本不会沦落到来卖彩票似的。

俞戚一眼就猜出弥勒佛大叔心里头的想法,莫名觉得有些恼火——不是觉得自己学历受到了轻视,而是为福利彩票鸣不平。卖彩票怎么了?就比别的职业低贱吗?从小老师就教导我们,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她日后写代码,说不定还不如卖彩票做得好赚得多呢。

她还没来得及组织好语言表达自己的不满,岳堃却接了话:“是我中学时的学妹,比我低四五级。”声音似乎比以前低沉好听了不少。

“啊?我……”俞戚刚想告诉他自己其实只比他低了两级,但一对上岳堃灼人的目光,便鬼使神差点了头,“是啊……好像是低了……呃,四级。”

“五级。”岳堃纠正她。

——喂明明是两级好吗!不要因为我婴儿肥就随意篡改我的年龄!

按理来说对话本来到这儿就该结束了,谁知道弥勒佛大叔仍不罢休,颇有兴致地扫了俞戚一眼,“小姑娘根本不像22岁的人啊,看上去才跟我念初中的女儿差不多大。”

俞戚更蒙了,岳堃并不是在篡改她的年轻,而是在篡改自己的年龄?他刻意把自己说大了三四岁,有什么意义呢?她充满困惑地朝岳堃看了一眼,仍然没从那张英挺的脸庞上找到任何答案,于是只能选择继续装傻,“呵呵”干笑了两声。

弥勒佛大叔终于不打算再做纠缠,朝岳堃摆摆手,“去我办公室好好聊聊怎么样?”

“您安排就好。”

岳堃已经往外头走了几步,俞戚这才反应过来按礼节自己应该道别才对,于是连忙从彩票打印机后面站起身来往外挪了几步,脱口而出:“您慢走!”

——靠!这个时候应该说“岳师兄再见”才对!自己成天卖彩票“恭送”顾客都养成了什么奇葩习惯啊……

正在她快要找张彩票当豆腐撞死的时候,岳堃回过头来,朝她淡淡扫了一眼,目光在她穿的破洞牛仔短裤和胖熊T恤衫上停留了一秒,淡淡“嗯”了一声,嘴角似乎噙了些意味不明的笑,却再没说什么话,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了。倒是弥勒佛大叔比较近人情,还回头朝她摇了摇手,“改天让小岳多照顾照顾你的生意。”

——我靠!我根本不是卖彩票的好吗!为什么岳堃见客户,我却要被误会卖彩票!俞戚越想越气,又觉得问题并不是出在彩票身上,毕竟两分钟前她还在为弥勒佛大叔看不起卖彩票而愤愤不平,问题是出在这种奇怪的见面方式上!

分别五六年了,她也有那么几次设想过自己和岳堃再遇见会是什么样的情景,可能是校友聚会,可能是街上偶遇,前者的概率大约是60%,后者占30%,剩下10%她从来没有考虑过,然而谁知道小概率事件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发生了。

大数定律说,偶然中存在着绝对的必然。俞戚觉得这样必然的相遇既然符合数学定理,那便着实无可非议,只是……为什么岳堃穿着裁剪得体的西装,自己穿着的却是和小学生一样幼稚的T恤和牛仔裤,脚上还踩了双小碎花人字拖,素面朝天傻兮兮地把他当成自己的顾客说“您慢走”……更重要的是,岳堃似乎还嘲笑了她!

这不是大数定律,是墨菲定律——会出错的事总会出错。

现在俞戚只能衷心地希望和岳堃再遇见的时候,自己能比这一次看起来更聪明得体一些,再别像这次一样智商和形象统统跑路了。

但她忘了墨菲定律的另一种解释——

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

小补充:

得西科技这个名字,其实是来源于《Person of Interest》里的Decima Technology。但是俞戚不能是反人类AI的asset嘛,所以把“德西玛”改成了“得西”。

——不知道有没有人懂我的梗……

还有大数定律那段完全是俞戚同学胡诌了骗人的,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甭当真~

蜗牛扑克官方网址:www.allnew366.com

天龙扑克官方网址:www.tianlongqipai.com

神扑克(Shenpoker)导航:http://www.spkdh.com

以上内容由蜗牛扑克|蜗牛棋牌(www.woniuqipai.com)整理发布。

蜗牛棋牌